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新聞 > 港聞 > 正文

“小虎Sir”梁鎮賢:傷痛讓我變得更強

2021-06-03 04:23:28大公報 作者:黃浩輝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圖:小虎Sir感謝警隊管理層贈送附有簽名的《守城》紀念品,他希望盡快歸隊,追回失去的時間。

  別號“小虎Sir”的警員梁鎮賢,前年2019年國慶日被暴徒潑淋鏹水,右手手臂及背肩位置嚴重灼傷,要大面積植皮。最新一期香港警隊刊物《警聲》邀請“小虎Sir”接受專訪細訴心路歷程,他強調“傷痛讓我變得更強”。小虎走過六百多天非一般的治療旅程,至今仍繼續為康復而奮斗。

  六百多天的治療旅程,日復日、月復月,已快將兩年。“小虎Sir”稱,“當我回想起2019年10月1日在屯門執勤的情況,我仍心有余悸。面對暴徒們使用強酸,其手法極為殘忍,若稍有差池,我面對的就不只是植皮這么簡單。幸好,上天眷顧著執法者。更慶幸的是,警隊再次給予我機會,讓我分享榮耀背后所經歷和面對的過程。”

  雨天和夜晚 都疼痛萬分

  “小虎Sir”認為,“受傷后的首個星期,我每天服用20多顆止痛藥,然而藥力有效時間只有一至兩個小時。我不希望依賴藥物,而挑戰人類承受痛楚的極限亦是我的目標之一,所以從受傷后的第二個星期起,我已不再服用院方處方的止痛藥物。”

  “小虎Sir”又指,“為了治療,我闊別了親友、警隊及家園,但沒想到這一別就是兩年。這兩年間,我與病房為伴,亦咨詢了不同醫學專家,但遭腐蝕性液體導致受傷的病例不多,所以醫療的方向也有限。只要有一絲希望的藥物,不論外敷或內服,我都會嘗試,至今已嘗試了50多種藥物,但每天早上,床墊和被單依然猶如案發現場,染上或深或淺的血液。”

  雨天和夜晚,對他來說都是一種挑戰,因為深層神經組織總會活躍起來,讓他感到疼痛萬分。“小虎Sir”說,“小時候,我和母親到街市買菜,看見魚販從水中拿起活生生的魚,放在木板上拍打。魚雖然受盡痛苦,但仍奮力掙扎。每當劇痛襲來,我就像魚販手上的魚,在地上奮力掙扎。”

  “小虎Sir”指,有幸于一年前在《警聲》分享,并得到處長和各位長官的支持。時至今日,已跨過了無數難關,雖然人不在警隊,但從沒有忘記警察的身份,“無畏無懼”這形容詞更是他的精神寄讬。

  治療過程中得到國家、香港政府、警隊和一眾熱心市民的支持,他深感榮幸。雖然他的右手和背部布滿壞死的組織疤痕,亦要面對漫長的康復治療和無法估計的痛楚,但他的信念從來沒有動搖。作為一個警察,履行入職的承諾、背負執法的使命及實踐“守城”的精神,期望早日歸隊,追回失去的時間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